家园”征文:梦回

月照秦淮河清风缓缓,灯笼轻摆,霓裳摇摆,歌吟笑语在水波上蜿蜒漂泊。舫外水色幽然,连空气亦是柔润的。随风而来的,是那清可涤尘,浓能透远的桂香或菊芳,闻之便醉。一趟江苏行,是细品了姑苏周庄水乡的土风风俗,扬州瘦西湖的清隽袅娜,还有六朝古都富贵照旧秦淮河的风韵——噢,好个雕梁画栋歌台舞榭莺歌燕舞,模模糊糊,犹似在梦中!

流连在江南园林中名城之所以出名,之所以让你一读难忘,必是含有深挚的汗青人文内涵的。游江南,梦江南,最爱的是那文气甚浓的园林,“两地花柳全依水,一楼台直到山”。旧时徽商晋商云集,使得江南建筑呈现了集南秀北雄于一体的奇特风貌。那瘦得妖娆、小得精美的园林,还有那灯月交辉,歌乐通宵的河道,沿街设立的酒家、各类美食也让人食指大动。难怪康熙乾隆亦六下江南,优哉游哉乐而忘返呢!

有人如是说:“世界汉文传媒论坛是汉文传伐柯人的家园”;

“家园”征文勾当由中国旧事社举办。征文勾当至2016岁尾截稿。所搜集的文章将于2016年岁尾结集出书。

“家园—‘我与汉文传媒论坛’暨‘行走中国海外汉文中国行’”征文勾当

松江新篇。大学城,一片浓淡相宜的绿色,丝绒般稠厚的草地、林园,整洁,高雅……整个城区就是一个大公园。好比上海外国语大学,美式的、英式的、法度的、德式的、俄式的、意式的,西洋建筑触目皆是,造型各别。莘莘学子人还没有出国,就已领略了异国特色。

美国红杉林社长吕红

2009年9月加入上海“第五届世界汉文传媒论坛”,期间与近百位世界汉文老总行海、姑苏、无锡、常州、南京、镇江、扬州、张家港等地,感触感染浓重的江南风情与神韵。

随船一位眉清目秀的女子一口吴侬软语,娓娓引见江淮风土着土偶情和汗青典故。那包含兴亡的史迹,为骚人骚人歌咏凭吊。

“家园”征文勾当组委会

餐后,趁兴夜游,穿行在夜上海。从外滩,转到外白渡桥。安步黄浦江干,细雨轻轻,,优美,奥秘。尖尖的,梦幻似的夜灯点染。

从夫子庙品小吃到游秦淮河,对我来说可谓一波三折,花明柳暗。倘不是江苏仆人诸般美意,节目如斯丰硕、放置殷勤详尽,怎会有多么美好出色的夜游秦淮河?

海派文化的包涵性早有所闻,而切身感触感染更纷歧般。

工夫荏苒,日月如梭。2001年起,从南京、长沙、武汉、成都、上海、重庆、青岛、贵阳一走来。每两年举办一次的世界汉文传媒论坛至今已8届,逾越15个岁首,加入过论坛的海外华伐柯人总数逾3000人(次)。

模糊仿佛,触摸到出名作家赛珍珠是若何孕育作品的文化血脉与气质……出生4个月的她即被身为布道士的双亲带到中国,在镇江渡过了童年、少年,进入到青年时代,前后长达18年之久。在镇江风车山有她小时候就读过的崇实女中,还有她的故居。

灯火阑珊处,有一冷静了多年、又被后人发觉的故居,常德公寓。张爱玲和她姑姑就在那座西式公寓六楼,留平最旖旎悱恻的传奇。数不清的来自港台及海外的“张迷”们前去钦慕垂注,大概模糊想起她说“公寓是最合抱负的逃世的处所”。摩登都会里的闹中取静,飘飘乎如遗世。

在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,设想、表演、感触感染新的办学与艺术空气;根雕,奇石展览,形态万千,美仑美奂。

所谓品尝就是品尝分歧,品尝差别,品尝这个城市特有的风情……历经百年沉淀,独守一份文雅与内敛,每一栋老建筑,老地标,都承载着一段文化回忆。

“论坛是全球汉文人交换、感情互动的平台,是分享经验,切磋问题,寻求合作和成长机缘的沙龙”。

少小离家,揣一支秃笔深居简出,走东方看,自认为见多识广,然而跟着“行走中国海外汉文中国行”到各地采风,处处是新颖、不时见新景。海角羁旅,行色渐渐。徘徊在已经留下芳华脚印的处所,让海外游子,在母语中回家。

在镇江赛珍珠留念馆行走,写作,出书,形成海外人的糊口形态。感伤的是,每次加入世界汉文传媒论坛,都少不了带着那部厚厚的如砖头一样的《世界汉文传媒年鉴》,这是海伐柯人文化的结晶,表现了对母语文化的挚爱密意。

征文可环绕“家园—我与汉文传媒论坛”这一主题,写人,写事,状物、言情,“嘻笑怒骂”皆文章。征体裁例不限,文风不拘,篇幅可长可短(1000-3000字),每篇征文的标题问题可自定,求的就是一个“真”字。记住,请随征文附上3-5张与你写的征文相关的照片(附图片申明)。

噢,回家的感受真好!

“15年”、“8届”,来自全球60多个国度和地域的汉文同仁可以或许在统一时间在一地相聚,充实表现了世界汉文传媒论坛的生命力、影响力、向心力。

街道两边鳞次栉比的两层小楼,那翘阁飞檐,那窗上的雕花,那斑驳的柜台,岁月留痕。

“我们在这里找到了认同感和归属感”;

征文启事:

风华再现。十里洋场的各色各样,华洋杂处,最土与最洋,保守与现代,文雅与,现实与想象,交汇成艺文影像而连缀不停。滚滚浦江水,九峰三泖地。从建筑气概到教文化,融合多元特色。

征文的文图请发至:

在镇江,有一条全长1000米的千年古街,到处可见六朝至清代的汗青踪迹。沿街“元年春长安里”、“德安里”等题额。隐约可见老街的昔时景观。

动感之美,瞬息万变,霎时即逝。当车流穿越在夜色的高架桥上崎岖跌荡放诞,眼神已不敷看,相机也闪不及:这一片像纽约,,那一片像悉尼,另一片又似欧洲,仿佛浓缩了的丰博之美!

夜色如醉,看不尽的海上富贵绮梦,演绎风华旷世爱恨相缠的汗青人文……

大概,你是加入世界汉文传媒论坛的“8届元老”,大概由于某种缘由你缺席过几届,大概你加入过行走中国勾当……相信你必然有话想说,有感而发,有事要记,有闻要录。

“世界汉文传媒论坛是全球汉文传伐柯人相约的嘉会和节日”;

来吧,我们你加入“家园—‘我与汉文传媒论坛’暨‘行走中国海外汉文中国行’”征文勾当。写一写、忆一忆、想一想、品一品你曾加入相关勾当时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思、所感、所悟、故事、履历、妙闻、趣事……相信那“一点一滴”、“一草一木”是甜美和温暖的。

以中文为母语的美国女作家,在南京写下了描写中国农人糊口的长篇小说《大地》(TheGoodEarth),1932年凭仗其小说,获得普利策小说,并在1938年以此获得美国汗青上第二个诺贝尔文学。

每次到上海,都觉光阴短暂。豫园、外滩、步行街、石库门、田子坊、新六合、世博会,看滚滚,旖旎多姿,又反璞归真。

(责任编辑:www.xihutiandi.com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